我那些从不舍得买奢侈品的教师朋友

作者: 简族   日期: 2017年09月13日
我那些从不舍得买奢侈品的教师朋友

最全的2016,2017上海历年幼儿园小学初中对口地段和政策查询



「简族」电台,周一恢复

 

昨晚看完《中国有嘻哈》后,我立刻给我的教师朋友发了串 freestyle:


「Yo,yo,yo,我的好朋友,节日快乐有木有,这条路虽然不好走,但未来答应我要同富有,Yo ,yo,yo!同富有!」


我 freestyle 完后,我觉得还 OK,虽然好像拍子乱了,连双押都没押到,但在创意方面我一开口就是个老江湖了。


谁料我朋友用重庆话骂回来:「你个瓜娃子!日你仙人板板哟!是不是还要勒是雾都?富有个啥子哟,穷都要穷死了咯。」


这……就尴尬了。


冒着生命危险,我采访了一下她,她跟我说:


「一个月工资不到四千块,当个老师穷死了,身边姐妹们的包我都买不起。」


现如今,教师职业,尤其是中小学教师,已经跟医生、警察一样,慢慢成为高度受歧视群体了。


记得在我小时候,小学课本都将老师比作园丁,比作蜡烛,然而,很多年过去,再也没人这么称呼老师了。


在商业社会里,老师似乎也慢慢成为「边缘性人物」。



去年,我参加了一个轰趴,来了不少人。


这场轰趴有钱人是挺多的,大家聊得很开心,我在一张桌子上跟几个人聊得很投机,大家互相介绍起自己的职业来。


坐我左边的哥们说:「我是老师。」


大家纷纷说老师好,非常尊敬给他敬酒,有位大佬问:「我就佩服您这样有文化的人。请问教授在上海哪所大学,有时间我请您喝酒。」


那哥们抓抓头道:「哦……我是初中生物老师,也不是在上海教,我在苏州呢,最近来上海玩,我朋友带我来这个聚会了。」


现场气氛一度变得非常尴尬。


有个会来事的人说了几个不好笑的笑话给这位老师台阶下,大家也都装作很开心的样子,尬笑一阵就过去了。


整场聚会,主动理那个生物老师的人几乎没了。


老师脸色很难看,可是也没什么办法。


聚会间,我冒昧问了下他的收入,他说的确很少,平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最怕就是朋友结婚,连病都不敢生。


在成人社交中,判断一个人的身份地位的最快方式是看他的包,那晚在散场时,我终于看见了他的钱包。


大概是个不到五十元的帆布钱包。


我们身后有个女孩跟闺蜜说:「上次我男朋友送我的包,才八千块的过时款,他不知道我现在背的包都比他送的贵好几倍吗?」


在黑夜里,我没看清老师的表情,他在问保安:「你好,地铁怎么走?还没关吧?」



我读初中时,班上有两个刚大学毕业的帅小伙老师。


很多学生们都很喜欢他们,觉得遇到比自己只大七八岁的老师实在太亲切了。


有个老师,会鼓励学生们在晚自习时做小演出,还带学生们去多媒体教室看电影,偶尔时,还会在课堂上问大家「爱情是什么?」


十三四岁的小朋友们哪见过这样的老师,各个都迷疯他了。


后来,读高中时,我在论坛上看见他写的一些贴子,他在抨击教育体系,认为给自己的钱太少了。


他写自己 2004 年入职中学当老师,干了两年月薪才突破 2000 元,太穷了。


他还说,学校里的职称评比太黑,年轻老师根本什么也拿不到,老教师坐享其成,还能开补习班赚钱。


他写的贴子戾气一篇比一篇重。


十年后,我回母校时,看见这两个曾觉得酷酷的老师,那个在课堂上带着小朋友讨论爱情的老师,已经发福发得胖了三圈,坐在台阶旁跟新人老师插科打诨,他的 QQ 空间里也都是老气横秋的内容,偶尔感叹还是钱很少。


男神光环彻底破灭。


另一个老师,倒是没胖,但头发已经泛白了,我跟他打了招呼,他还记得我,他说:


「我还给你的政治考卷打过满分,我记得你。你们是我带过的第一届,也是我最负责的一届,现在啊……就天天混日子咯。」


其实,不用他告诉我,我也在中学时代发现了,初高中教师们,除了少数特别优秀的,大多数老师都是越老越油条,成天混日子。


现在老教师们日子也不好过了,00 后孩子们的家长更厉害了,发现教师们敢私开补习班,一定举报。


其实我有点羡慕 00 后,80 后、90 后的中小学生涯,可以说是非常悲催了。


在十几二十几年前,教师体罚学生的现象屡见不鲜,如果哪个学生敢说体罚是违法的,那个学生肯定更惨,还被挂上「不得了了要造反了」的名号。


加上这些年时代的快速发展,互联网教育的迅速普及,中小学教师的不可替代性越来越低,加上不少教师爆出丑闻来,让教师的地位越来越低。


我重庆的老师朋友跟我愤愤不平道:


「就那些人渣,体罚、贿赂、性侵什么的,害的我们老师都变成高危人群了,搞不好就要被舆论骂死!」


看着我朋友这么难过,我也没那么恨我中学时代的那几个傻逼老师了。


不过虽然不恨了,但依旧改变不了他们越老越穷接近被社会淘汰的事实了。



我上大学时,遇到好几个很好的老师,的确在帮助我成长。


今天教师节,我对老师们发去真挚的祝福,也问了一些关于大学教师的现状。


令人感到难受的是,大多数硕士学历的大学讲师,年薪也就四五万,博士学历的讲师,会有十万左右。


在大学,教师的收入跟职称直接挂钩,在我做毕业论文时,常常往导师办公室跑,就偶尔会听到老师们讨论关于职称的事,有人戏称「每次到评职称,简直是腥风血雨了」。


我的论文导师今天跟我说:「(评职称时)出现极端负面事件,根源在于当事人个体。学术氛围上,每个学校的环境差异很大,但大环境整体较差。」


大学教师的工作并不只是上课,还有很多的科研任务,基本上是闲不下来了。


而广大大学生对大学教师都是误解的,他们会认为:课那么少,是不是时间都用去接私活了?


误解是非常严重的。我读的专业是城市规划,记得大四时,有位老师告诉我们要多读专业书,考下一些证,可以用来挂靠,对我们有帮助,如果能读研读博更好。


有个同学在台下喊:「老师你读了那么多书,学历那么高,可不还不是什么也不会,只能给我们念 PPT 吗?」


我看见老师的脸色都变了,感觉得出她是在强压住怒火,没有开骂。


在浮躁的经济时代,好似能变成金钱的知识才是知识,不能变成钱的知识都是没用的。




我庆幸我在大学关系比较好的老师都是三观较正的。


在做采访时,我的老师语重心长跟我说:


个人价值体现不能完全货币形式表达。选择教师职业的人,都该有基本的职业操守,理解并自适应。目前,所谓有钱的教师,是个别专业在国家建设发展中的受益者。应该理性看待,恰当处理不同角色间的关系和自身精力分配。」


我很认同。


比起大学老师来,中小学老师们的待遇和社会地位似乎不是很乐观。


我在上海的一个朋友,他是某初中的老师,同时也是一名作家,以他的内容才华,足以在互联网公司换一份至少年薪二十万的内容岗位。


我问过他:你为什么选了这份月薪只有 6000 元的工作?


他半开玩笑半认真跟我说:我主业写小说,兼职当老师。开玩笑啦,当中学老师的话,至少我有寒暑假,至少我有更充裕的时间,可以读书创作,这样,有份养活自己的工资,虽然不多,但至少给了我安心创作的空间。


我大学另一名老师也告诉我:教师的工资比社会一些是可能会低一些,但是时间比较自由。而且有平台,所以不能一概而论。


在中学时,我遇上了一些从人品到能力都很差的老师,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对教师这个行业都抱有偏见,恨透了教师群体。


随着年龄增长,随着中学教师的社会口碑在变差,随着我遇见好老师,我身边的朋友也纷纷成为老师,我逐渐明白:


我们不应该对教师抱有偏见,无论如何,他们依旧是构建起文明社会发展的重要存在。


虽然大多数老师买不起奢侈品,虽然也有少数教师做了缺德的事,但是我们不能再继续对教师群体攻击。


如今,愿意当老师的人越来越少,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。


不是每个人都能遇见像《死亡诗社》里那样好的老师,但我们至少要做到对教师的尊重。


最后,谢谢你因为简浅看完这些字,有什么话想说的就写在这里吧,我会看的,我是你的邻家好朋友。


无论如何,教师节快乐,祝每一位奋斗在教育岗位上的老师节日快乐。




- END -



文 / 简浅  排版 / 简思


本文版权归「简族」所有,如需转载,请返回公众号主页点击「合作联系」获取联系方式。


往期回顾

GAI:你没穷过,你不懂

如果父母穷,听他们的话只会更穷

跟三观不同的人做朋友,比王者荣耀连输20盘还要命





我要分享:
热门推荐